图片 1

北京2月25日 –
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银行要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将盘活资金重点投向民营企业;同时,银行保险机构要加大对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

财联社讯,7月10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2019年中国银行业发展进行展望,《报告》称2019年以来,我国经济开局良好,新旧动能加快转换,结构升级持续推进,但伴随外部环境变化,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同时,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不断深化,金融监管协同有序推进。

2019年2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连续下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1和《关于有效发挥政府性融资担保基金作用切实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的指导意见》2,主要针对国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和融资担保机构,旨在推动金融机构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2019年2月25日和3月13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分别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3和《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4,对文件进行了落实并提出了细化措施。其中,对银行业的要求主要集中在扩大对旨在推动金融机构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准入和投放、提升信用贷款比重,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完善不良贷款化解方式,以及加强自身资本补充。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周一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一些银行、一些中小金融机构变相增加收费,甚至“以贷定存”、“以存定贷”,搞一些变相的方式,提高了融资成本,银保监会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报告》认为,银行业资产结构将继续优化,并强调进一步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银行业规模增速有望筑底企稳,净利息收入总体相对稳定净手续费收入修复改善,但在潜在风险因素以及“以丰补歉”的思路下,全年利润释放预计受到制约,银行业经营业绩或稳中趋缓。

惠誉博华认为,上述文件体现了中央的意志及决心,对金融机构业务指导力度较大。如果上述举措得到较为严格的执行,将有利于缓解目前紧张的信贷环境,民营和小微企业流动性的提高可以间接传导至债券市场以缓和日益加剧的违约压力,重树投资者信心。此外,商业银行资产投放的多元化及民营和小微企业流动性的提高有助于降低企业贷款不偿付风险,短期内银行业整体账面不良贷款率增速有望得到下降。但同时商业银行信用贷款投放力度的加大,以及对不良贷款考核和处置方面的放松,有可能提高银行业整体风险偏好、延缓问题贷款暴露,进而在中长期方面对资本水平产生影响,惠誉博华将对此持续关注。

他指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近两年确实碰到了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有国际国内宏观形势变化原因,也有企业自身问题,比如过去一段时间,有的企业借贷比较容易,杠杆率比较高,企业拿到钱以后就容易冲昏头脑,开始盲目扩张,偏离自己的主业。

《报告》对2019年中国银行业发展作出六大大判断:规模增速有望筑底企稳,风险偏好依然较低;存款增长压力缓解,流动性管理难度犹存;监管政策引领,民企小微信贷将多增;净息差或见顶回落,净手续费收入有望进一步改善;资产质量后续可能承压,不同机构继续分化;多因素叠加下,盈利增速将稳中趋缓。具体如下:

图片 2

“传导机制也有问题,信贷机制的传导一定要靠‘毛细血管’打通,宏观层面的货币政策是稳健的,流动性也是充裕的,但是如何把这些资金精准滴灌到千千万万的企业身上,是金融机构必须要攻克的难点。”他称。

1、规模增速有望筑底企稳,风险偏好依然较低

首先,从民营和小微企业角度看,其目前面临的主要风险是商业银行难以正常续贷展期以及公开市场融资困难带来的流动性风险。这主要与“去杠杆”背景下商业银行风险偏好收紧、以及控制影子银行导致企业融资渠道收窄有关。中央政府及监管部门一贯强调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对小微企业的支持,《文件》和《通知》直指上述困难,强调了商业银行需在授信、用信以及不良贷款处置等方面均提供业务支持及优惠。上述政策的有效执行将有助于民营和小微企业在银行获得授信,提高其流动性及降低其不偿付意愿。对于违约事件频出的国内债市而言,该流动性非常重要,惠誉博华预计2019年民营企业债券违约压力有可能得到缓解,投资者信心将得以提振。从商业银行层面看,上述政策执行受制于商业银行股东背景、自身风险偏好,往往在落实中遇到推动困难。但考虑到本次文件是在中美经贸摩擦、严控房地产和政府融资平台投资、控制影子银行等多层叠加背景下出台,并服务于中央决策5,加之银保监会已明确对商业银行将执行贷款户数和贷款金额并重的考核机制,故惠誉博华认为商业银行实际执行意愿及力度可能强于以往。同时,对优质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的发放也将分散商业银行对国企、央企等领域过度集中的信贷投放,从而有利于改善商业银行账面不良贷款率。

银保监会网站周一刊登的通知全文并称,支持银行保险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加快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工具创新,通过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等创新工具补充资本,支持保险资金投资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2019年,在银行加大表内信贷投放力度,表外业务监管要求适度放宽的背景下,银行业资产规模增速有望筑底企稳,保持在7%~8%的稳定水平。首先,货币政策取向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有望企稳回升,带动银行业资产规模增速有所恢复。其次,2018年下半年以来,政策从“去杠杆”转向“稳杠杆”,2019年第一季度再次提出“结构性去杠杆”,“相机抉择、预调微调”将是主基调。再次,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也将支持银行业进一步向好发展。

其次,惠誉博华在商业银行评级理念中关注风险资产的增速、风险缓释水平、实际资产质量,以及资本充足水平变化所带来的商业银行偿付能力的改变。资本补充层面,《文件》和《通知》鼓励商业银行补充资本,主要集中在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等债权资本工具(上述产品均为合格的巴塞尔III及TLAC工具)。但惠誉博华认为债权资本工具相比股权资本工具吸收损失能力较弱,在表外资产回表的压力下并不会显著提高国内银行业资本充足率,加之考虑到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是国内债券市场主要投资者,发行债权资本工具可能不利于分散银行业系统内风险,且考虑到银行间互持TLAC债务工具需要从资本中扣减,故整体资本补充能力有限。2018年6月末国有银行信用贷款占比已仅次于抵押贷款,由此看来国内商业银行目前信用贷款占比已不算低,放宽不良贷款容忍和处置方式虽短期内会带来账面不良贷款压力的下降,但实际风险的释放及缓释存在一定难度,若中长期信贷资产质量出现恶化,势必会对资本充足水平带来压力。所以,如果国内考核债务率6
超过55%,那么在TLAC的要求下,惠誉博华认为国内银行业尤其是国有银行资本有可能在中长期面临较大的补充压力。

同时,加快研究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范围限制,规范实施战略性股权投资。保险机构要在风险可控情况下提供更灵活的民营企业贷款保证保险服务,为民营企业获得融资提供增信支持。

2019年,信贷投向将依然偏好低风险领域。一是居民杠杆仍有提升空间,基于资本、流动性和息差管理压力,信用卡和住房按揭贷款有望持续保持较好增长态势;二是在基建投资托底实体经济的大环境下,地方政府平台、PPP等融资约束将有所放宽,商业银行对该领域信贷资源配置力度有望加大;三是在国家政策导向指引下,商业银行对于国家重点支持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力度加大,小微、民企、绿色、普惠等领域信贷增速有望进一步提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