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至11月底,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回报率为6.26%,在同类基金中涨幅较多。从风险指标看,其三年波动幅度和晨星风险系数(下跌风险)均为中。近三年的晨星风险调整后收益居同类上游。
该基金是国内唯一一只以可转债为主要投资对象的基金。根据招募说明书的规定,其资产…

  晨星(中国)研究中心 廖佳

  □本报记者 黄宪奇

至11月底,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回报率为6.26%,在同类基金中涨幅较多。从风险指标看,其三年波动幅度和晨星风险系数(下跌风险)均为中。近三年的晨星风险调整后收益居同类上游。

  今年以来国内股市反复震荡,尽管如此,可转债市场的表现仍旧可圈可点。截至今年5月底,中信标普可转债指数上涨了8.69%,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幅仅为5.1%,中债总指数的涨幅为2.48%。得益于转债市场的上涨,可转债基金也取得了不错的收益,现有的14只可转债基金今年以来取得了10.03%的平均回报。

  去年下半年以来,借助在股票和转债市场的高投资收益,债券型基金普遍取得了骄人的战绩。但二季度以来,政策调控引发的市场波动使基金经理们的操作趋于谨慎。在不断缩短债券投资久期的同时,这些基金经理们也适当降低了股票以及可转债的投资比例。

  该基金是国内唯一一只以可转债为主要投资对象的基金。根据招募说明书的规定,其资产配置比例为可转债30%~95%(其中可转债在除国债之外已投资资产中比例不低于50%),股票不高于30%。该基金在晨星分类中属于保守混合型基金。

  一面是债性的保护,一面是转股带来的潜在收益,可转债看起来似乎是完美的投资品种。然而,股债翘翘板的背后,同时也是风险和收益的翘翘板。 

  普遍维持低久期策略

  三季度,随着转债市场扩容,基金放开了正常申购,基金规模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季度末资产规模50.34亿元,较上季末27.93亿元的水平有大幅增加。

  可转债的“两面性”

  二季度,债券市场出现一定幅度调整,其中长期债券收益率上升幅度远远超过中短期债券,债券收益率曲线明显陡峭化。一方面,央行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比率的边际效用逐步显现;另一方面,食品价格连续大幅上涨导致的CPI增长超预期及实际利率为负的现状,使投资人对年内将连续升息的预期不断增强;此外,由于预期未来长期债券供应加大以及近期美国长期债券收益率快速回升的示范效用,引发了长期债券较大幅度的调整,债券市场期限结构趋于合理化。同期,股票市场在二季度前期延续了3月末的上涨走势后,于5月末受上调证券交易印花税及政策调控预期的影响开始了深幅震荡。截至6月末,上证国债指数当季下跌1.915%,同期上证指数上涨19.01%,天相转债指数上涨22.11%。

  在可转债操作上,虽然基金经理在二级市场积极增持了可转债,但由于规模扩张较快且转债在较好的价格下流动性不足的原因,基金转债持仓并没有上升,甚至略有下降,其中不能参与工行转债(工行为该基金托管银行)也使转债持仓难以较大幅度的提高。结构上,基金经理进一步增持中行转债,在铜陵转债上市后进行了积极配置,同时增持唐钢转债、锡业转债、塔牌转债;厦工转债因为赎回,基金全部减持。三季度末,基金转债持仓为36.82%,而上季末为46.04%。其中中行转债13.44%,唐钢转债为6.09%,新钢转债为5.84%。

  可转换债券是指在一定条件下能够转换成相应上市公司股票的债券,因而可转债兼具股性和债性。可转债的票息收入通常低于相同期限的企业债、公司债,但转股价带来的“套利机会”吸引了不少投资者的参与。债性较强的可转债在股市下跌时,由于债底的保护而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幸免于难”,而股性较强的可转债则通常能以相对更低的风险享受二级市场上扬带来的收益。

  从已披露的基金半年报看,二季度,债券型基金的基金经理们基本把握了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运行趋势及各类投资工具的风险收益特征。基于风险收益合理配比的原则,这些基金在保持了股票和转债等权益类资产总体适中的配置比例的基础上,根据不同阶段各市场的风险收益特征变化,适时适度动态调整了组合中各类资产的投资比例。

  股票方面,基金的仓位变动不大,但结构变化较大。季度末股票仓位为26.33%,较上季末20.79%的水平有所提高,行业分布较为分散。

  不同的可转债股性和债性有着较大的差别。通常用转股溢价率和纯债溢价率来衡量转债的股性、债性。转股溢价率指的是可转债如果进行转股,相较转股价值的溢价,具体计算方法为(可转债价格—转股股数*股票市价)/(转股股数*股票市价),转股溢价率提升,则股性变弱,反之则变强。多数情况下,转股溢价率都为正数,当其值为负数时,则出现了转股套利机会,但通常这种机会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如近期市场上国投转债和巨轮2转债的套利机会。今年以来,伴随着股市的持续回升,可转债市场的平均转股溢价率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市场整体的股性逐步加强。纯债溢价率简单来说是指可转债价格相比较纯债价格的溢价程度,具体计算方法为(可转债价格—纯债价格)/纯债价格,纯债溢价率同债性亦是负相关的关系。在多数情况下,转股溢价率和纯债溢价率就像翘翘板的两端,呈现此高彼低或是此低彼高,两者是衡量转债股性和债性的关键性指标,如转股溢价率高、纯债溢价率低则债性强,典型的如当前的歌华转债、中海转债等,转股溢价率都在80%以上、纯债溢价率都在15%以下,而国投转债和巨轮2则属于典型的股性强品种。不过总体来看,目前可转债仍以平衡型转债占到绝大多数。

  根据天相投顾的统计,二季度债券型基金股票平均持仓为7.51%,较一季度降低1.27个百分点;债券平均持仓为86.32%,较一季度增加7.1个百分点;其中转债平均持仓为2.12%,较一季度的5.56%减少了3.44个百分点。在报告期内,债券基金普遍维持了低久期策略,增持了浮动利率债券,减持了风险较高的可转债等股权类资产,参与了中国远洋等新股的一级市场申购。

  固定收益投资上,三季度基金全部减持了余下的部分企业债,主要增持了半年左右到期的央票。

  值得提醒投资者的是,虽然可转债带有本息偿付属性,但是由于二级市场的炒作,不少可转债的价格往往超越了到期价格,可转债的到期收益率呈现负收益,从而导致中途买入的投资者可能承担本金损失的危险。目前市场尚未到期的23只转债中上仅有5只的到期收益率为正。由此可见,随着今年以来转债价格的上涨,转债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债券市场估值已趋于合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