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央行主管报纸《金融时报》就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兼顾实体经济等问题日前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进行了专访。赵昌文指出,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236万亿元。银监会29日召开的2017年年中工作座谈会强调,当前银行业风险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跨市场、跨行业产品和业务隐患较大,房地产市场潜在风险和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文/黄志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

  央行主管报纸《金融时报》就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兼顾实体经济等问题日前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进行了专访。赵昌文指出,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不良贷款率上升更需要关注的潜在风险。

对于银监会此番表态,业内人士认为,监管部门或针对不良资产风险处置、交叉金融业务规范、流动性风险防范等升级监管措施,包括抓紧制定资管业务、银行理财等业务规则,穿透所有金融风险。与此同时,专家指出,政策的制定是为化解商业银行风险,并防止个别机构的问题影响到金融系统全局。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张涛近日在2016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对于经营出现风险、经营出现失败的金融机构,要建立有序的处置和退出框架,允许金融机构有序破产,一个没有优胜劣汰机制的行业是不可能健康持续发展的。”笔者认为,监管部门的这一政策取向,加上近年来传统产业去杠杆和去产能,金融机构风险资产不断暴露,区域性金融风险加剧必然会导致区域性金融机构的倒闭重组。可以预见,随着国民经济长期处于L型底部运行,不排除出现小范围、中小金融机构倒闭重组潮。

  近期,部分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也有明显上升。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较上季末提高0.12个百分点。

□本报记者 陈莹莹

允许金融机构有序破产重组十分必要

  赵昌文指出,不良贷款率上升很大程度上是隐性风险的显性化。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这并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不良资产反弹压力大

允许金融机构有序破产重组有利于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建立整个金融体系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完善金融体系的约束机制,从而从根本上提升金融体系的效率,使之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他表示,本轮不良贷款率上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严监管环境下,不良贷款确认标准明显趋严。近期,监管部门敦促银行利用当前拨备充足的有利条件,做实贷款分类,真实反映信用风险。受此影响,之前未被确认为不良贷款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被确认为不良贷款,导致不良贷款加速暴露,这类不良贷款的增加并不意味着资产质量恶化。

不良资产是银行业运行过程中最大的风险点之一。尽管银监会会议明确银行业运行总体平稳,风险总体可控,但是“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仍被重点提出。

www.55533.com,其次,有利于防止金融体系的局部、小范围风险向全行业扩散,加剧整个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甚至成为引爆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和全面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历史上各国主要金融危机的导火索最初都是局部的金融风险,逐渐累积到形成全行业的系统性风险,最后爆发全面的金融危机。

  二是企业去杠杆,不良贷款及时暴露。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居全球主要经济体首位,存在大量的过度负债企业甚至“僵尸企业”,必须推动企业部门去杠杆。去杠杆过程中伴随着企业债务违约风险的增加。

根据银监会此前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调研时发现,小微企业、“两高一剩”等仍是不良贷款主要增长点,尤其是制造类、批发零售类以及资源类等周期行业的小微型企业风险管控压力依然不小。

再次,有利于防止金融体系、金融机构、投资者的道德风险和过度投机和冒险行为,特别是有利于打破金融体系的刚性兑付,使得金融市场投资者逐步增强风险防范意识。

  初步估算,上半年广义企业部门信贷增速已下降至7%左右。增量流动性的减少会导致部分过度负债企业难以借新还旧、以贷养息,从而出现违约,带来不良贷款的增加。这类增加也主要是存量风险的显性化和及时暴露,从算总账(即综合考虑显性风险和隐性风险后)的角度看,也不一定代表资产质量恶化。

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2017年受宏观经济阶段性回稳等利好因素影响,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将进一步缓解,但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仍难言见顶。一方面,商业银行潜在的风险仍将继续暴露。一季度,关注类贷款占比为3.77%,仍处于不低的位置。从主要上市银行情况看,2016年末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34.94%,为近年来最高值,表明关注类贷款有加速下迁为不良贷款的迹象。另一方面,2016年末主要上市银行逾期贷款占比为2.77%,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之间的差额虽然有所减少,但仍达到5305亿元,且逾期贷款的增加速度仍高于不良贷款增加的速度。这些数据表明仍有相当一部分的贷款风险尚未完全暴露,未来关注类和逾期贷款将对商业银行造成一定的风险压力。

最后,有利于降低政府参与金融机构重组的成本。允许金融机构有序重组和破产,有利于把金融风险在小范围内化解,同时政府参与重组的成本也相对较低,甚至可直接由大型金融机构主导重组过程,监管部门只需提供低成本的重组再贷款支持即可,而无需大规模介入重组过程并投入真金白银。

  “需要警惕居民贷款特别是个人住房贷款的快速上升。纵向来看,银行体系对房地产风险的敞口仍在增加,这是比近期不良贷款率上升更需要关注的潜在风险。”赵昌文强调。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尽管宏观经济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开始企稳回升,但当前银行业信用风险仍比较突出。预计在未来的去产能、去杠杆过程中,仍会有一些信用风险暴露,尤其是对不良资产反弹的压力,债券违约风险等仍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经济结构仍在持续调整,未来某些僵尸企业肯定会退出市场,这会导致信贷资源新的损失。”

大型金融机构重组倒闭早有先例

  对于银行金融风险问题,赵昌文坦言,未来,银行业风险仍将处于可控水平。不过需要满足几个重要的前提条件:一是坚决遏制房价上涨。从国际经验看,系统性金融风险通常与经济过度房地产化相关;二是宏观杠杆率得到稳定,一定程度上讲,金融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三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取得成效,金融风险状况就是实体经济经营状况的镜像反映。

中国东方资产业务管理一部总经理刘波认为,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和结构性的调整,不良资产还会有一些新的情况变化,拐点是否出现还有待观察。“目前不良资产总体趋稳,不良资产率虽有所下降但余额在上升。预计今年银行业不良资产的余额还会保持小幅增长,但是增速会有所下降。”

事实上,我国已有大型金融机构重组倒闭的先例,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海南发展银行和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重组倒闭案。海南发展银行成立于1995年8月,其成立的最初目的是化解发起股东海南五大信托公司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形成的不良资产。1988-1992年海南房价在5年内增长了四倍,房地产泡沫最显著的特征是两个“70%”,即海南资金70%投资于房地产,投资于房地产的资金70%来自于各类金融机构贷款。泡沫破灭后,即便是央行提供了超过40亿元再贷款支持,也无法避免海南发展银行倒闭的命运。

  附《金融时报》原文:

紧盯交叉金融业务风险

上世纪90年代,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曾是全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企业,为广东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广国投仍然无节制地大规模发放贷款,加上当时国有企业三角债违约现象频发,使得广国投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最后因无法偿还欧美国家到期外债,宣布倒闭并进行债务重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