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1年3月,日本遭遇超强地震等一系列灾难。灾难场面震撼人心,福岛核泄漏控制面临极大挑战。对内,日本需要进行财政刺激来重建经济,尽管已经背负了高额的预算赤字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对外,作为第三大原油消费国、第二大美国国债债权国的日本发生地震后,全…

图片 1
巨灾保险政府买单 每人最高获10万赔付

  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明确提出了要进一步完善保险的经济补偿机制,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并要求保监会和财政部牵头,联合相关部委确立巨灾保险制度“三步走”计划。日前,保监会国际部翻译研究处副处长戴树人在“第二届北京保险国际论坛”上透露,由于新国十条进一步明确出台巨灾保险法规,原有规划提速,预计地震巨灾保险条例会在今年年底出台。

      
2011年3月,日本遭遇超强地震等一系列灾难。灾难场面震撼人心,福岛核泄漏控制面临极大挑战。对内,日本需要进行财政刺激来重建经济,尽管已经背负了高额的预算赤字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对外,作为第三大原油消费国、第二大美国国债债权国的日本发生地震后,全球股市和原油等大宗商品纷纷出现剧烈震荡。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有天

  从地震到雪灾,从大旱到台风,自然灾害给我国带来的损失触目惊心。政府的“救济”尽管必不可少,但充其量是“补充”而非“填平”巨灾所造成的损失。从国际经验来看,市场化的运作机制尤其是保险机制,在巨灾风险管理和巨灾损失补偿体系中无不占有重要的位置。数据显示,全球过去20年的平均保险赔付占自然灾害总经济损失的32%,2012年这一比例更是达到了40%。其中,美国桑迪巨灾中保险的赔付更是达到了经济总损失的50%以上。

  日本大地震后,已有多家大型全球保险机构公布损失报告。全球再保险三巨头——慕尼黑再保险、瑞士再保险和汉诺威再保险3家公司的相关赔付额总计已达40亿美元,并且这一数字还可能进一步调整。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专家预计日本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将超过千亿美元,保险业的相关赔付额或将达到350亿美元。核泄漏的不确定性,让全球再保险三巨头的股价一度下跌超过4.55%。

  深圳市政府与深圳市保监局9日宣布,在国内首次推出巨灾保险,涵盖15种灾害,每人每次最高赔付金额为10万元。今后深圳因天灾带来的损失,将由政府财政购买的巨灾保险来进行承担赔付。记者从保险业界相关人士获悉,深圳的巨灾保险由人保财险[微博]独家承保,但不会将保险责任自留,而是引入其它保险公司来分担风险。而广东省相关部门也正在调研具有广东特色的巨灾保险制度。

  “巨灾”来袭,如果有保险“兜底”,投保人至少不会“血本无归”。否则,生命和财富只会在巨灾中化为泡影。尽管亚洲地区的保险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但保险赔付也占到自然灾害总比重的13%左右。如,日本“3·11”大地震保险赔付占到经济损失的16.7%,泰国洪水的保险赔付占到了经济损失的26%。而在我国,由于保险业起步较晚,对自然灾害的“消化”能力十分有限。2008年南方冰雪灾害保险赔付只有6%左右。汶川地震的经济损失达到了8451亿元,保险赔付仅占0.2%。两厢比较,差距不小。

  再保险机构的投资者同样“在劫难逃”。据统计,日本地震将使面值共17亿美元的10只债券面临触发点挑战,其中与再保险有关的3只债券(面值共计6.75亿美元)被认为最可能给投资者、经纪商和信用评级公司带来损失。

  记者从人保财险深圳分公司相关人士获悉,此次深圳试点的巨灾保险是人保财险独家承保的,其他保险公司目前也在关注。

  在国际成熟保险市场上,都是政府牵头形成巨灾保险制度或巨灾保险计划。如,日本的《地震保险法》强制公民对住宅购买地震、火山爆发、海啸等险种,政府对家庭财产地震保险提供后备保证金和政府再保险的政策支持。地震保险的50%由政府再保险。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郭广昌所言,尽管“对一般灾害损失,保险公司可以通过保险和再保险化解,但是巨灾损失具有公共产品属性,不属于大数法则的原则。仅靠保险公司自己难以承担。”

  相比被“震伤”的三巨头,日本保险公司“受伤”较轻。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地震频发且风险巨大,日本的地震险采取的是商业保险公司与政府共同承担风险的方式。根据该制度设计,日本成立了完全国有的地震再保险公司——日本地震再保险株式会社。日本商业保险公司收到的地震险保费,将全部注入日本地震再保险株式会社,再由该公司将其中的超额部分分给日本政府,由日本政府承担超额风险。就目前情况来看,日本政府“掏腰包”弥补地震损失几成定局。

  “人保财险虽然是独家承保,但肯定不会将全部保险责任自留,而是引入其他保险公司进行分保以分担风险。”熟悉公共保险的一家保险经纪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次强台风带来的损失就可能超过20亿元,深圳更是属于广东沿海灾害多发城市。

  从国外经验看,凡是开展巨灾保险较好的国家,其立法部门都制定了巨灾保险法规,这是被世界巨灾保险的实践所证明了的。2000年,土耳其政府在世界银行[微博]帮助下建立了巨灾保险基金(TCIP),成为发展中国家地震保险制度的新尝试。其主要特点:一是通过立法,要求所有登记的城市住宅必须投保强制性地震保险;二是强制性地震保险的保额为2.5万美元,超过部分实行商业性自愿保险;三是强制性地震保险条款全国统一,并独立于火灾保险;四是TCIP管理机构由政府代表、商业保险公司和学术界代表共同组成。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也应当在立法中强制推行“巨灾险”。如明确要求住宅所有人或管理人必须投保巨灾保险等。实行强制性巨灾保险制度,是建立切实有效的巨灾保障体系的基础和保证。

      
地震发生,保险理赔就被提上日程。灾害程度越高,理赔金额就越高,保险公司业绩就会受到拖累,相关股票在各个国际资本市场上当即遭到沉重的抛压。最新消息,日本方面虽确认理赔金额将超过阪神大地震,但却认为保险公司业绩应当不会产生巨大影响。

  除了深圳之外,保监会去年批复的试点还有云南。深圳试点的为综合性巨灾保险,而云南试点为地震巨灾保险,目前暂时还未开始实施。在7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特别要求,相关部门要在“创新保险支农惠农方式”、“建立巨灾保险制度”等方面加强探索。

  当然,巨灾保险制度是一项政策性保险制度,单纯依靠商业保险的运作不足以支持巨灾保险的开展,政府还必须给予政策、财税等支持。从实践来看,不少国家都在巨灾保险基金的设立、再保险安排、巨灾风险证券化等方面给予支持。如,美国国会1968年通过的《全国洪水保险法》规定,政府与民营保险公司合作,由民营保险公司销售洪水保险单,所收的保险费全部建立洪水保险基金,洪水损失赔付和代理销售费用均出自洪水保险基金,其资金来源于保险费和财政部的贷款。用首都经贸大学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庹国柱[微博]教授的话说,“全球气候异常,灾害频发,我们的巨灾制度,不能再等啦!”从今年3月21日起,深圳巨灾保险工作组正式启动。国家应在试点的基础上,重点突破,最终建立以政府主导、商业保险公司为主体、财政提供支持、由全球再保险市场分散风险的一体化、多层次、多方位的保障体系。

TAGS:泄漏核损业大保险日本世界令地震

  记者此前获悉,广东保监局与省有关部门及相关保险机构已经开展巨灾保险研究,欲针对广东省自然灾害特点,探索建立具有广东特色的巨灾保险制度。目前,相关部门仍然处于调研研究阶段。

 

  他山之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